央行首改存贷比考核死线 由时点法变为平均法考核

北京商报   2015-09-14 本文章1164阅读

 央行时隔17年首度对存款准备金制度这一重要货币政策的考核方式进行大调整。央行日前发布公告称,自今年9月15日起改革存款准备金考核制度,由现行的时点法改为平均法考核,并允许商业银行在特殊时点透支法定存款准备金1个百分点。消息一出,不少市场人士认为,这种改革方式相当于降准1个百分点。对此,央行相关研究人士解释称,直接降准1个百分点观点有误,平均法考核主要是为增强金融机构流动性管理的灵活性。

    由时点法改为平均法考核

    为增强金融机构流动性管理的灵活性,央行决定自9月15日改革存款准备金考核制度,由现行的时点法改为平均法考核。

    所谓平均法考核,即维持期内存款准备金日终余额的算术平均值与准备金考核基数之比,不得低于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同时,为促进金融机构稳健经营,存款准备金考核设每日下限。

    据了解,此前的17年,商业银行实施的都是时点法考核方法,即商业银行每月5日、15日和25日根据上月月末、本月10日和20日的存款基数缴纳存款准备金,并实行多退少补原则。由于之前实施的是存贷比考核时点,因此在每个季末以及月末固定几天,都会因为上缴存款准备金的缘故,致使银行间市场流动性出现一定幅度的波动。

    在华创证券首席债券分析师屈庆看来,理论上日均要求准备金达标和时点值达标的要求是有区别的。因为如果只是时点值达标,银行可以在时点考核的时候通过腾挪去满足标准即可,但是如果日均考核,则可能会在周期内对银行行为形成持续的约束,但是时点上的要求反而松了。

    对于为何会突然改革存款准备金考核制度,央行在答记者问中提到,目前主要经济体央行均采用平均法考核存款准备金,因此从时点法考核转向平均法考核也是和国际惯例接轨。

    对市场整体流动性影响有限

    另外,央行在平均法考核中提到,银行机构在旬内还可低于法定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不少分析人士认为,这一政策相当于降准1个百分点。对此,央行首席经济学家马骏解释称,这是对此次存款准备金考核办法改革的曲解。这次改革是考核方法的改革,不是降法定存准率。

    马骏举例称,“某个大行的法定准备金率为18%。这次考核改革之后,该银行存款准备金日终余额与准备金考核基数之比就不需要每天都达到18%,而可以是今日17.5%,明日18.5%,只要日平均达到18%就可以了。同时,新制度又设置了一个底线,要求每天的银行存款准备金日终余额与准备金考核基数之比不得低于17%,即允许透支1%。允许某些天透支1%,并不代表每天都可以透支1%(也就是降准1%的概念),因为某些天透支了,另外几天的存准就必须高于法定要求,才能保证日平均达标”。

    “对某些银行来说,新体制可在一定程度上减少其囤积流动性的倾向,从而可能降低超额备付金,释放出一部分流动性。但是,由于目前市场流动性十分充裕,这种倾向并不明显,因此目前启动这项改革对整体流动性的影响应该是十分有限的。”马骏称。

    为商业银行提供应急管理工具

    既然存款准备金率的考核改革法对整体流动性影响有限,对于银行而言,是否减轻了负担呢?

    国金证券分析师马鲲鹏认为,这将为商业银行应对临时性流动性压力提供应急调剂政策,相当于信用卡给开了个临时额度。

    特别是目前外汇占款面临较大降幅,这一政策为商业银行应付可能出现的流动性缺口。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认为,这次改革允许日间低于法定存准1个百分点,而以前必须每日日末达到,相当于给了商业银行1.1万亿随时可动用的紧急备付,有助于应付当前外汇占款更频繁的波动,使得央行能够更及时地洞察市场流动性状况。

    实际上,存款准备金分为超额准备金和法定准备金两部分。此前商业银行为了避免资金的波动,会交纳比法定准备金更多的资金,超出的这部分称之为超储。

    屈庆认为,透支法定准备金的权利理论上确实可以降低机构对超储的需求,但是核心还是取决于银行对法定准备金透支权利的运用,但银行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并不一定会选择透支法定准备金,并降低超储。

    “在资金宽裕的时候,银行没有动力去透支法定准备金;在资金紧张的时候,即使可以短期透支,但意味着后期会有更大的资金需求。而且实际操作中,央行依然会对透支的行为保持关注和提示,无形中可能约束了银行的透支行为。而且一般银行流动性管理部门,工作态度较投资部门肯定是更为偏保守的,即使给了透支的权利,也未必敢用。因此,法定准备金透支并不是经常可以用的,因此也很难真正地降低超储的要求。” 屈庆解释道。


一键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