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超预期加息:华尔街抛售一切风险资产 对冲基金各显神通急寻避险工具

21世纪经济报道   2022-06-15 本文章39阅读

  一石激起千层浪。

  随着美国通胀走高令美联储6月加息75个基点预期骤增,全球金融市场顿时风声鹤唳。

  截至6月13日收盘时,道琼斯指数大跌880点,创下去年1月以来最低点,纳斯达克指数则大跌3%并创下2020年9月以来最低值,标普500指数在下跌2.5%后,更是跌破牛熊分界线,直接进入技术性熊市。

  “这背后,是华尔街多数投资机构都在不计成本地抛售高风险资产。”一位华尔街大型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直言。究其原因,美联储若在本周超预期加息75个基点,将导致全球金融市场各类资产估值重新剧烈调整,在市场企稳前,抛售一切是最安全的投资方式。

  记者多方了解到,除了减持美股等高风险资产,各类华尔街投资机构还在各显神通,买入各种另类避险资产——比如随着6月13日欧美高评级公司与垃圾级公司信用违约互换息差大幅上涨,各路资本迅速涌入垃圾级企业债违约保险合约,令后者一度创下2022年以来最大单日涨幅;此外,众多对冲基金还在股票期权市场建立庞大的风险对冲头寸,令CBOE看跌/看涨期权比例创下2020年初以来的最高水准。

  值得注意的是,不少对冲基金还买入有着“黑天鹅基金”之称的Cambria Tail Risk ETF,后者可以对冲极端情况下的股票抛售潮风险。

  “目前,任何避险工具都不会被错过。”一位华尔街多策略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指出。因为没人知道若美联储本周加息75个基点后,全球金融市场还将遭遇多大程度的剧烈下跌。

  记者注意到,在众多避险资产里,美元再度成为最大的受益者。

  在美联储超预期加息与10年期美债收益率创下2011年以来最高3.28%的影响下,美元指数(104.8959-0.5913-0.56%)在6月13日刷新年内新高至105.28。相比而言,另一个传统避险资产黄金则在美元强势上涨下,大跌约3%并创下6月以来最低点1809.2美元/盎司。

  一位华尔街大型资管机构资产配置部主管向记者坦言,这反映众多投资机构更愿持有美元计价现金类资产——他们在避险投资同时仍打着获利算盘,若美联储持续超预期大幅加息,年底美元现金类资产的实际收益率或将超过标普500指数的现金分红率。

  但是,金融市场永远不缺乏火中取栗者。

  在6月14日亚洲交易时段,不少亚太地区投资机构纷纷抄底美股指数,令美股指数期货一度反弹逾1%。

  “相比华尔街投资机构大举押注美联储本周超预期加息75个基点,多数亚太地区投资机构仍相信美联储仍会加息50个基点。”一位新兴市场投资基金经理向记者直言。6月13日美股大跌无形间向美联储传递了明确信号——若美联储持续超预期加息,金融市场大跌可能遭遇高通胀,成为触发全球经济衰退风险激增的导火索。

  投资机构缘何大举抛售美股

  “6月13日,逾百亿美元机构资金纷纷远离美股。”一位美股经纪商向记者指出。这背后,是美联储本周加息75个基点预期骤然升温,打了所有投资机构一个措手不及。

  此前,多数华尔街投资机构对美股的估值,是计入6月美联储加息50个基点,但随着通胀走高令高盛、摩根大通经济学家纷纷预测美联储本周或加息75个基点,所有机构骤然意识到美股资产可能被“错误定价”,纷纷大规模抛售美股避险。

  在这位美股经纪商看来,6月13日华尔街投资机构大举抛售美股的另一个原因,是市场意识到美联储超预期加息或令美国经济衰退风险进一步增加。

  上述华尔街大型对冲基金经理告诉记者,这迫使他们在13日直接决定再减持10%美股持仓,并将剩余美股持仓的90%开展风险对冲,仅留10%风险敞口押注美股反弹。

  他指出,不少华尔街对冲基金同行都采取类似避险策略,甚至部分对冲基金已平仓了所有看涨美股投资组合。

  “此外,我们也曾考虑买入美债避险,但随着10年期美债收益率创下2011年以来最高3.28%(美债价格下跌),我们迅速取消了这项避险投资策略,改为大幅增持美元计价现金类货币基金。”他回忆说。与此同时,他们还买入VIX恐慌指数看涨期权,对冲其他投资组合的估值下跌风险。

  前述美股经纪商告诉记者,驱动这些华尔街对冲基金如此激进地削减美股投资组合风险敞口的另一个因素,是6月13日金融市场开始炒作美联储本周或加息100个基点,令不少投资机构“彻底绝望”。

  但他认为,这或许是某些投资机构的“过激反应”,因为美联储掉期合约交易市场显示,市场押注美联储6月加息75个基点的几率仅有50%,加息100个基点的几率更是低于10%。

  前述新兴市场投资基金经理指出,这或许是6月14日亚太地区不少投资机构纷纷抄底美股的重要底气。

  “但是,在美联储本周加息幅度不确定的情况下,任何抄底美股行为依然存在较高风险。”他直言。只要美联储本周加息75个基点的预期居高不下,未来两天大量华尔街对冲基金仍会选择逢高抛售一切避险。

  美元缘何又成“大赢家”?

  值得注意的是,在众多避险资产里,美元再度成为最大赢家之一。

  多位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直言,6月13日美股开盘大跌起,众多资金纷纷涌入美元计价货币类基金,带动美元指数迅速上涨并一度创下年内新高105.28。

  “这背后,是众多投资机构提前将美元指数重新定价——在美联储超预期加息75个基点的假设下,美元指数或短期内上涨突破106。”上述华尔街多策略对冲基金经理告诉记者。这驱动越来越多对冲基金与投资机构纷纷投机买涨美元指数套利。

  在他看来,这背后,是众多投机资本还找到新的套利模式,即他们一面建立大量美元看涨头寸,一面大举沽空日元汇率,借日元大跌倒逼美元指数“被动”扩大涨幅,坐收买涨美元的超额收益。

  但是,美元指数如此大涨,令另一个传统避险品种黄金“相形见绌”。受美元指数大涨影响,6月13日COMEX黄金期货价格大跌约3%,一度创下6月以来最低点1809.2美元/盎司。

  记者多方了解到,众多投资机构之所以热捧美元而冷落黄金,一个重要原因是他们认为持有黄金无法创造利息收入,但持有美元计价类现金类产品,可以借助美联储超预期加息获取更高的利息收入,这对投资组合综合收益跑赢通胀率显得尤其关键。

  此外,10年期美债收益率迭创2011年以来新高,无形间带动更多日元利差交易资金涌入美债套利,令美元需求与美元指数双双持续上涨。

  前述新兴市场投资基金经理直言,若美元指数持续大涨,或给非美货币带来更大的下跌压力。

  “如今越来越多金融机构开始讨论未来引发全球金融市场遭遇系统性风险的三大导火索,一是美联储持续超预期加息,二是日元等非美货币汇率持续大跌,导致日本等国家出现大幅度的股债汇三杀,触发全球金融市场不稳定性骤增,三是高外债率新兴市场国家因美元升值而偿还外债难度骤增,引发新的主权债务危机不断出现。”他指出。但这些导火索反而会倒逼更多资金流入美元避险,加剧美元持续升值与上述风险爆发。

  在这位新兴市场投资基金经理看来,若要解决这些全球金融市场系统性风险隐患,解铃还须系铃人——即美联储在制定货币政策时,需兼顾海外国家金融市场稳定性问题,而不是一味单方面考虑遏制本国高通胀问题。

一键咨询